枳明Cosmos

这喜欢也是真的。




理性摸鱼,拒绝填坑

自囚

  *精神疾病预警

 

 

  洛基从来没有试过打开这扇门,但他清楚地知道那不可能打得开。那绝对被一个卑鄙小人从外面锁上了。不过这一切都无需担心,这一切都会很快结束。

  他的魔法并没有完全消失,他会制造出一些可爱的小意外来感激那个人的所为。

  他盯着门、门柩好像从本来的位置脱落出来,顶端与墙壁的夹角形成一道深黑的裂缝。能看到其间凹凸不平的石灰。距离木门上一次刷漆的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了。这会因为炎热的天气,或是沉重的水汽,那些刷好的漆面起了泡。高高地鼓起来。然后开裂,一路往下伸展。门框笔直的线条开始弯曲,不相干的两个端点由于门框的弯折越来越近——直到一道粗暴的开门声,在几米之外,以及钥匙滑过镜面般的地板发出的清响。

  汗湿进了他的眼睛,洛基眨眨眼。一切都回复到原来的样子。

  木门还好好地生在墙上,眼球被咸湿得发疼。

  他紧张的视线移向门把,牢牢地紧盯着它。椭圆的门把被极其缓慢地转动,发出咯吱的声音,以及老旧物件该有的,轻微的类似铁生锈,金属刮过锈蚀物的细微响动。

  而每一种声音都让他更加紧张,额角冒出的细汗越来越多。他不自觉地舔了舔干涸开裂的嘴角。

  门终于是被打开了。

  隔着条窄窄的门缝,后面站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一头金发乱如杂草,眼窝深陷并伴有浓重黑色,嘴唇线条明朗如雕刻,但是血色寡薄,掩盖在浓密金色胡茬之下。他颇为畏缩地朝门内张望,仿佛里面真有什么吃人的怪物似的。里面只有洛基。

  他看到洛基以后,眉心舒展开来,露出个安心的表情。然后推门而入,直挺挺地倒在床上——只来得及蹭掉了才换上不久的拖鞋。

  毛茸茸的软垫拖鞋落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响。

  他很疲惫似的,倒头便沉沉入睡。

  这些疲惫都写在他的脸上。洛基在原地站了一会,没有阻止男人的动作。

  他看着深陷下去的被窝,确定门被再次锁上了。

  他也脱掉鞋子,在无声中合衣躺上男人身边。

  男人确实睡熟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洛基枕下压着的尖硬物体露出一角在月光中反射出金属特有的冰冷光泽。

  时间就要到了,很快了。

  最近的火车站离这足有30英里,平日里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是一个很平静的小镇。现在某辆开出站台,正要驶向某个地方的火车,改变了路线,接上新的轨道直直朝这边开过来。嗡鸣声越来越大,吐出浓浓白色气体,行驶在烟雾缭绕中。

  老式的蒸汽火车连杆被活塞推动,带动着数个轮子飞快转动,相互摩擦发出哐次的噪音。

  很快,就要撞碎虚伪的牢笼。连带这一切。

  身边的男人睡得很沉,还微微地打着鼾,有规律地呼吸着。

  他无意识地翻过身,把洛基搂进怀里,腿也覆上来,沉沉地压在洛基身上,睡得香甜。

  火车在最后几秒改了主意,破折号一样突然地转折换了方向,避开岌岌可危的房屋,蹭着一个安全距离驶向前方,蒸汽的嗡鸣随之一同消弥在空气里。

  洛基抽回放入枕下的手。转过身,回搂上爱人的腰。感受着他胸前平缓的起伏和身旁睡意浓重的空气。

  困意渐袭,最终陷入一片无知无觉中。

————

超级短的夜间产物。

评论
热度 ( 14 )

© 枳明Cosm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