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明Cosmos

这喜欢也是真的。




理性摸鱼,拒绝填坑

夕阳下的奔跑

僵尸新娘AU

分级:G

改名字了,写的时候发现玛丽苏到老是跑来跑去的,正式更名:夕阳下的奔跑。好了,这样就不重名了v

上:

  很难说Thor这个一米九的大汉为什么喜欢蝴蝶。蝴蝶带给Thor的感觉很奇怪,就像它翅膀扑闪过的地方,这个穿着传统,只有黑白灰三色的小镇就会被涂上颜色。但是这种颜色会随着蝴蝶的离开而消失。为了保留这种颜色,Thor经常夜里到小树林里去抓蝴蝶。他知道这种行为有些可笑,因为他刚开始养成这种习惯的时候就有人拿着铃铛大街小巷地窜着:“Odin家的儿子夜夜到小树林里,疑似面会情人。”其实他只是去抓蝴蝶。

  但是蝴蝶不管在什么样的笼子里,它们都活不过夜。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奄奄一息。所以Thor旋开玻璃瓶盖,把瓶子里的蝴蝶放走了。

  “Thor!速度快一点,今天你要去见简小姐。”

  “好的,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正要下来了。”

  Thor匆匆地检查一下纽扣,没问题。

  他曲起腿把自己塞进那个有些矮小的马车里,母亲和父亲已经在那里等了。

  “走吧。”母亲对车夫命令道。

  鞭子重重地打下,马扬起长鬓,嵌了铁的马蹄敲打在石砖铺成的路上。

  母亲不停地说着:

  “Thor,你等会见了简小姐一定要……”

  “她的父母可是……”

  “如果你们两个结婚,我们从此以后就……”

  想到了以后快活的日子,她的声音既尖锐又兴奋。

  Thor就要结婚了。虽然他从未见过那位简小姐,但是这个传统的小镇里,婚事从来都是门当户对,父母之命。他也只能接受。

  车轮在一座古堡前停止转动,他的父母又惊又喜地跳下车,敲开那扇门。

  开门的女人伶仃着细脚,高高地仰着下巴。

  “走吧。”她转过身,留下个被裙撑扩起的巨大臀部裙褶对着他们。

  Thor跟在最后面,古堡狭长的走廊上挂满了福斯特家族的画像。细心的打扫也难掩房屋陈年的破败。

  Thor被大厅里一架没有盖上琴盖的钢琴所吸引。事实上真正吸引他的是琴上的那束花。钢琴架上的花不是小镇里常见的白玫瑰,也不是什么白菊花。而是一束红铃兰。小镇里很难见到其他颜色。他闭上眼,轻嗅铃兰的香气。手指无意义地把琴键一路按下。高跟鞋踩在石阶上的声音传来。Thor睁开眼睛望过去,一个梳着精致新娘妆的姑娘站在那。她看起来激动极了,长长的睫毛上下扑闪,暗红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挽起。“哦,你喜欢钢琴吗?你喜欢钢琴?”她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

  “事实上我……”

  “我也很喜欢,是的,我是说。但是我的母亲不喜欢我碰它们。”她干笑两声,手指饶了绕耳边的头发。“你知道他们都认为弹钢琴不是淑女应该做的事。”

  “我只是……”  

  但她的心情很快好起来:“但是我经常偷偷练习,就我一个人。你想听听我谈钢琴吗?我弹钢琴的技术还不错,快,趁现在没人。”

  Thor一句话也没能插上,姑娘就提着裙子坐上了钢琴边的黑色长椅。轻快的钢琴声从她的指尖流泻而出。

  她弹得确实不错。Thor想。

  大厅边厚重的木门打开,带他们进来的女人叉着脚站在那,凶巴巴地看着他们:“Thor,Jean,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就快要结婚了却还在这弹什么钢琴。”“你们不应当偷偷见面的。而现在你们应该去准备你们的婚礼誓词。快,快些过来。”

  “是的,母亲。”灵活按在琴键上的手指顿住。Jean从长椅上站起,垂下眼在母亲的瞪视下走进屋内。

  她就是Jean,如果要和她结婚的话,Thor认为那还不错的。Jean又活泼又开朗,是个可爱的女孩。虽然他的母亲有些惹人厌。

  路过女人身边的时候,Thor确信Jean她母亲面上的粉末有一些飘进了他的鼻子里。

  牧师站在大厅中央,他的面前盛着两支蜡烛,白色的烛身上跳跃着细小的火花。不足够明亮的火焰反而衬得牧师脸上的阴影一片。他沉着脸递给Thor和Jean两人一支未点燃蜡烛。

  彩排开始。

  牧师示范地念一遍:“用这只手……我将带你走出忧伤困若。你的杯永不干涸……因为我就是你的琼浆玉液。用这蜡烛……我会在黑暗中照亮你的生命。用这戒指……你愿做我的妻子吗?”阴暗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他们的父母全都严肃坐着。

  “啊——用这只手……我会在黑暗中……”Thor跟着重复。

  “错。”牧师说。

  “用这只手……我就是你的……”

  “错。”牧师凸出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

  “我就会……”Thor的舌头有些打结。

  Thor和Jean的父母面带愠色地看着他,Jean母亲的脸几乎快扭在一起去了。

  Jean小声地在旁边提示:“我将带你走出黑暗。”“我将带你走出黑暗。”

  “哦,用这只手我将带你走出黑暗。你的杯永不干涸因为我就是你的琼浆玉液。用这蜡烛……”Thor把蜡烛横在点燃的那只面前,他想把它点燃。蜡烛的烛芯好像黏住了,不管怎么就是点不燃。Thor咬着舌头,蹙着眉毛,瞪着手里的蜡烛。

  “够了!”Jean的母亲站起来。

  “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是的,该结束了”Jean的父亲跟上妻子。

  “哦,别呀我们再商量一会儿吧。”Thor的母亲披着貂毛,父亲手上戴着数个宝石戒指。“再商量一会儿吧。”他们跟着出了房间。

  “对不起。”Thor对Jean说。

  “大家都是第一次嘛,没关系的。”Jean脸上鼓励地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

  Thor觉得Jean真是太好了,这让他心里更加愧疚。

  Thor走上架在平静湖面上的小桥。

  难道他就不能清清楚楚地说出不长的誓词吗,难道他天生是个笨蛋吗?

  街道里有人拿着铃铛在月色下摇得叮当作响,扯着嗓子喊着:“Odin家的儿子将可能被退婚。Odin家的儿子将可能被退婚。”

  啊,就不能让他安静一会吗?

  他走进他经常抓蝴蝶的小树林。

  夜里的林子静悄悄的。他的心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Thor在心里默默地念起誓词。

  誓词在心里过得非常流畅的时候,他快活地在树林里穿梭,念出声来。把树木想象成他的父母,牧师,Jean父母和Jean。

  “用这只手……我将带你走出忧伤困若。你的杯永不干涸……因为我就是你的琼浆玉液。用这蜡烛……我会在黑暗中照亮你的生命。”“我将会爱你一生,即使立马死去。用这戒指……”Thor笃定地把戒指穿上一截枯木:“你愿做我的妻子吗?”

 

TBC

誓词搬照僵尸新娘里牧师念的。

看到好像有人发了僵尸新娘的AU,于是吓得我也赶紧发了。。。


评论 ( 5 )
热度 ( 9 )

© 枳明Cosm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