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明Cosmos

这喜欢也是真的。




理性摸鱼,拒绝填坑

臣服

下:
穿过长长的走道,转过一个直角,敲开那扇门。博内特教授正在给大家授课。刚刚自我介绍完的夏尔走下讲台,冲托马微笑着,拉开了他旁边的座椅。
“我刚才怎么样?”夏尔问。
“傻极了,不过……”托马拉长语调,
“非常棒,太酷了,夏尔!”夏尔后桌那个晒得黑黑的,皮肤都变成棕铜色的男生,语速极快地,打断了托马。
托马的眉头皱起来:看哪,伯纳德家的**,他怎么早没发现这一点?
小伯纳德把脑袋支到夏尔前面来,友好地冲夏尔伸出手:“嘿,夏尔!我听说你掉进海里啦,现在你可没事了吧?还记得我吗?”
“噢,对不起……”夏尔充满歉意地说,握住了伯纳德伸过来的手“我之前烧坏脑子了。”
“没关系,可以理解,”伯纳德很快和夏尔勾肩搭背起来“毕竟谁要是不遇到点意外,那可就太不酷啦~”
“我要说的是……”伯纳德勾着夏尔的脖子,“你守门的技术可真棒!我当时不得不跟着父母到镇上,那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把朋友都叫来踢足球了,刚好就缺你这么一个守门员!我得说幸好你是我们这头的!”
托马看着伯纳德搭在夏尔肩上的手,嫉妒地说:“夏尔现在更喜欢一些智者的运动。”
夏尔真诚地盯着伯纳德:“虽然我都不记得了,但如果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很高兴和你重新认识一遍。”
“噢,说这些,”伯纳德兴奋地站得笔直,认认真真地给夏尔做起了自我介绍。
“噢,伯纳德先生!多生动啊!现在就请你给我上来讲讲这道题吧!”博内特先生不得不提醒一下伯纳德明显的开小差行为。
一切生动介绍都在此刻戛然而止。
伯纳德顿住了,愁眉苦眼地走上前去。托马在后方不怀好意地冲其挤眉弄眼。
“噢,伯纳德先生,看来这些知识你也还不是那么熟练嘛——”黑板上那道从头错到尾的答案,实在让博内特先生难以忍住自己的讽刺,“伯纳德先生就请把这道题抄四十遍吧。”
托马一乐。伯纳德央央地走下讲台。
“嘿,伯纳德,别难过,”夏尔小声地说:“你的作业,算我一份。”
这托马可就不高兴了。
不管怎么样,夏尔和伯纳德下课后,来了一场在托马眼里是野蛮人运动的友谊足球赛。

托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书包扒下来,“夏尔,你不会真要给伯纳德家的那个傻小子写作业吧?”
“别那么说沙特。”夏尔好心情地摆出纸笔。
“沙特,现在已经叫得那么亲热了!”托马阴郁地盯着夏尔瞧,忽然想起什么的,“哦哦!夏尔!我知道你的意思!”
“什么?”夏尔趴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家庭作业。
“你故意骗那个傻小子的吧!这样他交不齐作业,可就有他好果子吃的了!”托马高兴地说,“夏尔,你可真聪明。”
“不……”夏尔停下手,还趴在作业纸上,“我会给他写完,”
“我想不通……”托马戏剧性地哀嚎,绝望地倒在沙发上。
“他是我的朋友,”夏尔温和地解释,“并且他被惩罚,也有我的原因。”
托马沮丧地撇撇嘴,看起来接受了。夏尔把目光重新放到作业上。

“不不不不……”夏尔翻着自己的背包,“我记得放在这儿了……”
“如果找不到的话……”沙特正要出口安慰。
博内特教授正朝这走过来,托马挑起一个微笑。夏尔将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全倒在桌上,“它不在了。”夏尔最后宣布。
博内特教授拎着伯纳德分量严重不足的作业,“看来今天有人得再次接受惩罚了。”
“我实在是太抱歉了,沙特。”夏尔说道,
“不,不用在意,我可以处理好。”沙特说道。
“就让他自己处理吧。”看好戏的托马在旁边接嘴。
夏尔埋怨地看了幸灾乐祸的托马一眼,说道:“我想我已经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沙特,你别把心放在作业上了。”
“谁会这么做?”沙特好奇地问。
“总之你的作业,会有人给你搞定的。”夏尔安抚地拍拍沙特的肩膀。


“你准备怎么做?”躺在沙发上的托马对着正大叠大叠地从书包里取出作业纸的夏尔问道。
夏尔这时的作业都拿出来完了,他将桌上那一堆东西推向托马。
“我们都知道是谁做的。”夏尔冲托马微笑道。
“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总给自己找事情!”托马冲天抱怨道。他任劳任怨地拿起钢笔,可以说是十分偏爱夏尔了。
等夏尔写完自己的作业,托马还在那里慢悠悠地抄写着。
“为了沙特那个蠢小子,动我的尊笔……”托马抱怨道,
“再不加快点就写不完了,”夏尔抽过一些纸,加紧抄写速度。
“夏尔!我不行了!”托马扔掉自己的笔,“我会死掉的,我感觉我的手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他惊恐地说:“看!它们甚至伸不直了!”
托马的演技过于浮夸了些,但夏尔还是把手伸过去,替他捏捏据说伸不直的右手。“我早说过,谁让你折腾沙特的?”
“哦!看看哪!现在被折磨的可怜人是谁?”托马拒绝应和夏尔。
“好吧,好吧,可怜的托马……”
“所以你做好觉悟了?”
“什么?”
托马把手从夏尔手里抽回来,捧着夏尔的脸,按向自己。
甜蜜的亲吻!比最甜蜜的草莓还要甘甜。
“我愿意来一些甜点。”托马说,夏尔脸上红红的,嘴唇略略肿起来,水润光亮。
经过替沙特抄写一百遍作业以后,托马再也提不起兴致去捉弄沙特了。而三个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过后,沙特早把他们两人当做铁哥们了,不过托马仍然对离间沙特和夏尔感兴趣极了。
该死的夏天的暴雨!瓢泼大雨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雷声。托马其实有点害怕那个亮闪闪,牛轰轰的东西,当闪电划破黑暗,将阴沉沉的一切展现在面前的时候,连窗外的树影都会显得更加可怕,猛烈的狂风拽动着树枝,发出犹如怪物碾压过境的声响。你不会想刚从一个噩梦里出来,就跌进另一个噩梦里。
托马拖着枕头,飞快穿过走道。
他刚刚做了个噩梦——夏尔就在他的眼前哭泣,捂着眼睛,可眼泪还是不停地从指缝里掉出来。他哭到哽塞处,呼吸一断一停地,抽噎着指责托马,他失去了他的母亲,世界上再也没有爱他的人了。托马跟着难过起来,想要拥抱夏尔,告诉他,他很对不起他,他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可是他张张嘴,喉咙里只能徒劳地发出气声。夏尔带着哭腔的控诉继续着,他绝望地从沙地上站起来,走向大海和死亡。
托马从床上坐起来“不——夏尔!”
窗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现在托马在夏尔的门外头了,托马可以随意地推开门,而不用担心在轰隆隆的雷声中会吵到夏尔。
等到托马溜上床,把夏尔抱进怀里后,他总算能安安心心地闭上眼睛了。
夏尔睡得也并不安稳,看来雷雨天对谁的影响都一样,当夏尔喘着粗气醒来的时候,他只能紧紧地抓住托马,甚至顾不上问为什么托马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感受到夏尔的恐惧,托马把两人缠得更紧了。他抱了一会儿夏尔,然后亲了亲他的发旋,“我在这儿,别怕。”夏尔闭上眼睛,缩在托马怀里。
两人一直睡到晌午,背心被撩上去了半截,紧紧地贴在一起,被子被蹬到了床下。雨后的夏日,树叶子上映着闪烁的光。
“夏尔,托马~你们的同学来找你们玩了哦~”
韦内尔推开夏尔的房门,看到了睡得迷迷糊糊的两个人。
“夏尔,托马!”沙特两手做出个喇叭状“大懒虫,起床啦!”
听到讨厌鬼声音的托马一下子坐了起来,“我没有!”
韦内尔抿起嘴露出个微笑:“很高兴看到你们俩兄弟相亲相爱的样子。”
夏尔也揉着眼睛恍恍惚惚地坐起来了。
等到两个人收拾完了以后,沙特已经自己跟自己下完一大盘棋了。
“我真不敢相信,你们俩这么大了,还挤在一起睡。”
托马才不准备吐露真相:“夏尔晚上做噩梦了,叫得超级大声,为了我的睡眠!只好由我来安慰他。”
“夏尔,你真的害怕打雷?”
“也许吧,我不知道。”夏尔挪了挪沙特放在一边的棋子,不好意思地说。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在经过几次溜到夏尔床上去以后,托马已经轻车熟路了。
夏尔早就知道了托马的这些小把戏。因为有一次甚至在他还没睡着的时候,托马就把他抱着了。但是没关系,反正他都很害怕打雷。
后来有一次,甚至在一个天气温和,月光如银的晚上,托马也来和他挤在了一块儿。但是没关系,反正他也很喜欢托马。
——————The end





自暴自弃,不想修改,不连串就不连串吧(_(:з」∠)_

文风不一致就不一致吧(_(:з」∠)_

哭着求我自己好好写,可是没用,我咋就这么懒呢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枳明Cosm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