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比多

这喜欢也是真的。




理性摸鱼,拒绝填坑

臣服

chapter 2.

  “夏尔,你不能像这么做。”托马生气了,为这莫名其妙的怪罪。他大力地踩上楼梯,把地板震得咚咚响“你不能像这么做,你就是不能!”

  房门在他前面关上,他恼火地走过去,大力地用权杖击打着房门。“夏尔,开门!别在里面躲着!”

  “我不想跟你说话。”夏尔说。

  托马觉得自己被击中了,他烦躁起来。 

  “夏尔,别整天想着逃跑。” 

 

 

 

 

  夜很深了,清凉的月光映照着松柏黑影的波光。

  夏尔的房门悄悄地敞开一条缝隙,从那探进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他眯着眼睛注视了一会儿房间和蜷缩在被子里的身形,溜进房间里。

 

  夏尔一睁眼就听到托马的声音。

  阳光划开夏尔的窗户,把被子上一块发亮的地儿烘得暖洋洋的。

  托马冷漠地说:“以后有话要好好说完,不许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也不准一个人偷偷溜走,”阳光美化一切在它之下的事物,连托马眼底下的黑眼圈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做什么事之前都要跟我商量,尤其是要听我的命令……还有要稍微喜欢你自已一点,但是不能超过喜欢我的。当然你也可以在心里面更喜欢自己一点,反正我也不知道……”

  托马摆着张臭脸,一条一条地数着条约。

  最后,他带着倨傲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接受吗?”

  夏尔,不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我可不会原谅你了。

  看夏尔还没做出选择,托马着急地替夏尔想好了几种可能性。他张嘴欲说,一个大大的喷嚏猛地冒出来,打断了托马的炫酷。“好吧,”托马使劲吸了吸鼻子:“不说话,我就当你在心里接受了。我知道是有些人就喜欢别人替他们说出决定的,为了可怜的自尊。”

  我可没有真的接受什么东西,不过可怜的托马,就随他去吧。夏尔想。

  托马自言自语着“没想到晚上还挺冷的”这类的话走出夏尔的房间。

————

  一颗圆润的葡萄滚到夏尔拿着叉子的手边,夏尔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托马正拿着勺子一勺一勺地允着汤汁,专心致志地听着布雷欧先生和韦尔内女士的聊天。

  “下周要去伯纳德家?”

  “对,上次的聚会上,伯纳德夫人和我们聊得很开心,她邀请我们全家人都去她家喝茶,怎么样?”韦尔内女士露出甜蜜的笑容,嘴角翘得很高,将手上剥好的葡萄塞进布雷欧的嘴里。

  “一切都由你说了算,女士。”

  布雷欧看向托马:“吃完了吗?”

  “吃完了。”

  托马放下勺子,将嘴巴擦干净。

  “那你带着夏尔出去玩会儿吧,我要和你妈妈去镇上。”

————

  “你想玩什么?”托马跟着夏尔跨出大厅。

  “有球吗?”

  “我可不喜欢玩球。”

  夏尔坐在大厅的台阶上:“我们原来学校的男孩子都喜欢玩球,”他看向顶着太阳,站得端端正正的托马。“那你想玩什么呢?你喜欢做什么?”

  “地图,布置战场地图,我最喜欢的课余活动。”托马变得很活跃,“你会喜欢那个的。”

  夏尔看起来兴致缺缺,所以他加道:“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这项活动太难啦,需要动些脑筋。”

  哈?想要挑战他吗?

  叮——夏尔接受挑战。

 “那正好,看起来我会赢。”

  “那可不一定。”

————

  “我还是觉得应该把军火库放在这里比较好。”托马将军火库的棋子挪到河边的一个平地上。

  “那要是敌军从水下偷袭呢?”夏尔说。

  “哈,他们不会,他们要是敢来,我们就用机关枪扫射他们。”

  夏尔把棋子挪回来。

  “是的,但是要是他们炸掉了河岸,水浸进去的话,一仓库的炮弹全没用了。”

  托马还想要继续争辩,但他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不再那么幼稚了。这刚好能够体现他的大度了。“随便你吧,反正我也玩腻这个游戏了。”托马掷掉棋子,自己歪坐在一边。看着夏尔将军舰的位置布置好,他手上握着的权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这一切成熟的表现都在看见夏尔要用橡皮泥改造他的坦克的时候土崩瓦解。

  他慌乱地坐起来怪叫道:“不,夏尔,不行——放开我的坦克!”

  夏尔拿着坦克认真的说:“不,你看这里,我觉得你捏错了。”

  “不,我没有。”

  “你有,你看。没有哪个坦克的这里是这样的。不管是书上还是报纸上的。”

  “它只是还没被发明出来,但它会的。新式坦克,布雷欧家首创。”

  “强词夺理。”夏尔深深地盯了托马一眼,但还是手上留情了。

  韦尔内在这时推门进来,托马手上托着个绿色的小橡皮泥冲夏尔露出劫后重生般窃笑。

  噢,看看我的甜心们。韦尔内想。

  “甜心们,谁想吃水果?”她把碟子放到桌上。

  趁着把两人赶去洗手的空当,她说道:“下周我们要去伯纳德家做客,他家有很多小孩呢,你们要不要去?”

  “我不想。”托马率先说。

  “那你呢,夏尔?”韦尔内温柔地征询夏尔的意见。

  “好啊。”夏尔答应。

  “乖孩子,”

  托马改变了主意:“好吧,我也不是不可以去……不过当然是有要求的。”

  “你的要求是什么?告诉我,好孩子。”

  “我想要夏尔陪我上学。”托马转向夏尔:“我陪了你一整天,这是作为等价交换。”

  “夏尔?你能行吗?”韦尔内忧虑于夏尔的身子,“你才刚回来……”

  “我感觉——”夏尔做出不舒服的表情,然后看着托马的盯过来的眼神笑出了声。“我感觉很好,妈妈。也许是时候回学校了。”他说。



————————————少了1000多字,我是条咸鱼(趴

其实我想写虐的,就是电影开头托马念的诗里,那种统治与爱的矛盾。但是我也只能写傻白了。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里比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