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明Cosmos

这喜欢也是真的。




理性摸鱼,拒绝填坑

臣服

chapter 1.

*我是城堡之王的au

*托马X夏尔 

幼年体最多亲亲抱抱摸摸,以后可能会长大的。

*背景:是《我是城堡之王》的电影版本。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这里简单说一下:故事发生在法国,夏尔的爸爸参加了印度的一个战争,不知死活。夏尔的妈妈给托马做家庭教师。因为从小的阶级思想的灌输,托马把夏尔母子都当做仆人看待,之后因为夏尔母亲的母爱,让他几乎接受了夏尔的母亲。在那前面他对夏尔做了很多恶劣的恶作剧。向窗户扔石头啊,往夏尔被子里塞死鸟啊,还有路过夏尔身边亲他一口然后说他妈妈是女支女……这样。然后夏尔离家出走他非要跟着,结果摔进河里骨折还陷害是夏尔害他的。反正最后就是托马逼夏尔发誓,要带着他妈妈一起离开这里,不然就下地狱。母子俩火车票都买好了,结果托马的爸爸又去找夏尔,夏尔为了妈妈的幸福还是让妈妈回去了。(他妈妈做出回去的决定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夏尔和托马爸爸之间做出抉择。最后还是选了托马爸爸。)托马和夏尔比了一场剑,夏尔输了,托马其实已经接受他了,但还是在那嘴硬。布雷欧和韦尔内结婚的那天,夏尔为了履行誓言跳海自杀了,托马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正文:


       ————我正在被残酷的折磨消耗着,没有你我简直没法活了。我的心远离了我自己,但这和生存无关,应该统治他。

 

  沙滩上只剩下一摊衣物。

  逃走了吗?夏尔,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敢?

  托马的膝盖深深地跪进沙粒里,粗糙的沙带来的触感很不舒服,可是他什么也顾不上。手紧紧攥着那躺在沙滩上的,可怕的,空洞的衣服的一角。只想要嚎叫,大喊,狠狠地宣泄他的情绪。然而肺部超负荷地运作着,眼泪也大滴大滴地打在手上,粘了沙子的手臂黏糊糊的一片。

  怎么可以逃走啊,夏尔。托马倒在沙滩上,喘着粗气,眼泪汹涌地流出臂弯。不要走啊,夏尔。我只是想要吓吓他,他想,如果夏尔愿意表示臣服的话,他再也不会欺负他。也绝不会有别人敢欺负他。就算到学校里,他也绝不会让其他人有胆子欺负他的。

 夏尔,你回来啊,夏尔……

 赶来的父亲和新妈妈围在他的身边。韦尔内女士将他抱起来,看了沙滩上的衣服一眼,就悲伤地将脸埋进托马幼稚的肩膀里,眼泪弯弯地顺着脸颊滑下来。父亲撑着腰看向那堆衣服,用难过的语调告诉他:“托马,以后就是你和爸爸妈妈了。”

  “把夏尔找回来啊!去找他。”他的语句破碎。

  “求你了,爸爸,去找找他吧。”他哽咽着朝父亲伸出手。

————

  布雷欧在全城贴出公告。渔夫不再捕鱼,为了告示上够吃一年的赏金,都出海捕寻找布雷欧家的少爷。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快要感觉没有希望了。

  托马掷下餐叉,倒在椅子上。脸歪向一旁。

  远处有个一高一矮的人影朝这边走来。愈加靠近布雷欧家的大门了。

  “夏尔!”托马惊喜地坐起来,奔向门口,又慢慢地止住脚步“我看你还知道回家,真不错,夏尔。看看这次父亲会怎么惩罚你吧。”他惊喜得想哭。

  那个黑头发的小男孩胆怯地抓住送他来的人的手臂,仿佛他是什么鬼怪似的。

  看见夏尔止不住地要往后藏,托马终于注意到了那个陌生人。

  “去找我爸爸拿钱吧。”托马不耐烦地说。

  “听从你的吩咐,少爷。”那人滑稽地取下帽子,喜笑颜开地去找托马的父亲。

  “而你,你要留在这里。”托马对要跟着离开的夏尔说道。

  “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要去和我爸爸妈妈谈价钱,你会打扰到他们的。”他顿了顿,说道:“并且这是我的城堡,这里我说了算。”

  夏尔不信任地看着他。

  “夏尔,别这么看着我,怎么?忘记了这里的规矩了吗?”久别重逢,托马觉得自己真想使劲地亲吻夏尔。他抓住夏尔的小手,亲了口他的脸蛋儿。看见夏尔湿润的黑色大眼睛困惑又惊讶地盯着他,红润的嘴扯开一条惊讶的线。他做出恶劣的样子:“我在帮助你把这些规矩都想起来。”

  “这真是个奇怪的规矩……”夏尔说。

  当然,这是托马临时建立的——它还没有得到什么细节上的修正。

  “在这儿,这个规矩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这就是个奇怪的地方。”

  “那你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你刚才怎么做出一副认不出我的样子?这么几天不认识我了吗?”

   夏尔点点头:“巴西勒说我烧坏了脑子。”

  “什么也不记得了?”

  “什么也不记得了。”夏尔摇头。

  “……”托马沉默了一会,片刻后他说道:“我订的那个规矩一点也不奇怪,我们经常一起做游戏用到它。经常。”

  他握着自己的小权杖,转身问夏尔:“那么你还需要我再介绍一遍城堡吗?”

  他都忘记了吗?全都忘光了?托马觉得自己真该松口气,夏尔不记得他对他做过的那些低劣的恶作剧了。然而又对夏尔不记得他的事而有些生气。

  他领着夏尔,在走廊里走过一间间房间:“这是会客室,这是书房,这是我爸爸的房间,这是你妈妈的房间,这是我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

  他在一处画像处停下,穿着新娘礼服的韦尔内女士温婉地笑着。

  “这是你妈妈,”他顿了顿停下,盯着夏尔说“不过现在是我的了,因为她嫁给了我爸爸,女人都要顺从于男人。”

  “我不懂。”夏尔看向那张画像。

  “女人都是为了钱。以后你就会懂了。那么现在……你看看,你认识她吗?”

  “不……不认识。”不理会托马的讽刺,夏尔说道。

   画上的女人使他感到熟悉。他们一定一起度过了很多的日子。看见她还使他还觉得很难过,而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

  “是的,很感谢你能把孩子送过来。”布雷欧先生坐在椅子上,韦尔内夫人坐在一边。

  “也亏得那孩子命大,被洋流载着送上了我们这的沙滩。我和妻子捡到他的时候,这孩子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擦伤,还发了很严重的热病……我和妻子好不容易每天灌药才救活的……”

  “真是辛苦你们了,我知道这孩子死不了,命硬。”布雷欧说。

  “这个孩子可折腾了我们好久,那这钱……”

  “一分少不了你的。”布雷欧说。

  韦尔内夫人侧身附上布雷欧先生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现在,请你允许,我和我的夫人想要去看看孩子了。”

  布雷欧叫来管家:“把钱给这位先生。”

————

  “噢,夏尔。”

  韦尔内夫人看见托马身边的那个孩子,扑过去半跪在地上抱住他,让他把头埋在自己身上,又把他拉出来对准额头亲了又亲。“我的孩子,我的宝贝。”

  夏尔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着自己的母亲。这个容貌俏丽的年轻女人,急切地确认着他的完好。他看向托马,托马也看着他。

  他看见托马扯扯嘴角,所以他也跟着笑了一下。

  “夏尔,夏尔,你还能认出来我是谁吗?”

  “妈妈?”

  “感谢上帝,感谢上帝。”韦尔内飞快地比了个十字,“这是你爸爸,你能认出他吗?”她拉过布雷欧。

  夏尔看着布雷欧半晌,摇了摇头。

  “不,”“认不出,全是托马告诉我的。”

  “托马……”韦尔内迷茫的眼神扫向托马。

  “夏尔什么都不记得了。”

  布雷欧轻蔑地看向夏尔,用关怀的语气对韦尔内说:“不用担心,亲爱的,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我是他的妈妈呀,他连我都不认识了。”

  韦尔内捂住眼睛,让眼泪滚落下来。

  “别哭坏了身子。”他温存地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起来吧,亲爱的。”

  韦尔内擦擦脸颊,站起来强忍着悲伤说:“嗯……我们走吧。饿了吗?夏尔。”

  在餐厅里,韦尔内又和夏尔说了一阵子话,关于他得救后的生活。可惜夏尔在被救起来后不是烧得迷迷糊糊就是昏睡状态,对状况知道得少之又少。

  管家替夏尔端上了做好的饭。

  在三人的注视下吃饭,让夏尔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饥饿感很快打败了他,他沉溺在了食物的美妙中。

  粗鲁的孩子,布雷欧在心里评价道。

  “去看看昨天新到的花卉,怎么样?”他对韦尔内提议。

  “可是我现在……我想……”“好的,就走吧。”韦尔内的目光不舍地追随在儿子身上,脚跟着布雷欧跨出了就餐室。

  夏尔注视着韦尔内的离开。

  “专心吃饭”托马傲慢地下出命令。

  夏尔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食物卡进了气管,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大力地拍了两下胸部,眼泪紧跟着冒了出来。

  “喂!我都叫你专心点了。”托马蹭下桌,慌张地犹豫着拍了几下夏尔的背。他怕自己掌握不好力气。

  “而且也应该再吃得慢一点。”

  夏尔难受地哽咽了一会,终于把吃的吐了出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到底怎么啦?”托马用责备的语气说,跟着夏尔蹲下来,手上的动作却很轻。

  他一边轻拍着夏尔的背,一边说:“就算被呛住了也不用哭得这么厉害吧?”

  夏尔抬起头,红红的眼睛盯着他

 “你什么也不懂。”他猛地站起来把托马推倒在地上,向楼上跑去。



因为快考试了……所以我,又闲了。

觉得自己really有心机,打这么多个tag要是有其他人吃这对cp,说不定我能白吃到粮。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枳明Cosmos | Powered by LOFTER